[登录] [注册]
首页 > 交流合作
政协常委从融资难看民营实体经济发展“困局”

    谈实体经济的振兴,话题离不开民营企业。民营经济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我国民企数量占注册企业总数的3/4,全社会90%以上的社会就业由民企吸纳。然而最近几年,我国民企尤其是中小微民企,遭遇着实实在在的考验。在26日举行的十二届全国政协第二十一次常委会议的小组讨论上,常委委员们针对民营企业“发声”似乎从第一句话就开始。

    “我真的不想再谈民企融资难问题,但不谈不行。”说话的是张左己常委。从自己最真实的调研感受出发,张左己也想问个为什么。“不管我们的调研主题是什么,到什么地方去,什么时间去,只要考察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的问题不绝于耳。”

    其实如果在百度中搜索,我国各部门在支持非公经济发展方面的政策文件非常多,但为什么企业没有获得感?张左己感慨,只有统计数字和纸面上的政策没有用,这些隐形壁垒在政策落实上还是形成了所有制歧视。“放宽非公经济的准入,是壮大优化实体经济的重要途径,也是我们面临的紧迫任务。”

    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是一个老话题,如同融资难问题。只是在当前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国内外市场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民企的生存危机变得前所未有的突出。

    李崴常委在过去半年参加了多个不同机构组织的调研活动,他的所见所闻里“压力”二字绝对是排名第一的热词。“调研中,很多企业反映,全球经济发展动力不足,民企特别是外贸出口型企业,成本急剧攀升而需求不振,企业转型升级压力巨大。”李崴说。

    “对于民企而言,转型升级哪有那么容易,说白了首先就是要有钱。”茅永红伸出手指头数道,从人工、到土地、再到技术研发、设备更新,哪一部分不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得不到真正解决,谈振兴实体经济可谓缘木求鱼。

    说到民营实体经济的发展,或许因为很多常委委员都有切身感受,现场显得有点激动。原本并不打算发言的列席委员刘志彪,同样按捺不住情绪,接连多次举手示意,终于抢到话筒。

    “听了大家的讨论感触良多,我本身并不是做企业的,但研究领域是经济管理。”刘志彪拿着话筒,为了能清楚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并没有坐下而选择了一直站着发言。“实体经济只要能获得足够利润,自然会振兴发展,这是一个常识。”在刘志彪看来,打破这个“常识”的是中国实体经济的高负债率。“根据央行的数据显示,很多企业一年的经营利润,最后还不够缴纳银行贷款利息。从这个角度讲,这并不仅仅是银行的问题,而是整个融资制度的问题,建议把发展资本市场作为一个重要问题加以统筹考虑。”

    讨论民营企业发展,常委委员们也清醒认识到,除了外部客观因素,民企自身也存在产业层次低、创新能力不足、风险把控能力欠缺等问题。“我们并非盲目呼吁要支持民营企业,在平等公正基础上,属于落后产能的肯定需要被淘汰。”庄聪生委员说,这点大家都能理解。

    “其实我国实体经济发展遇到的这些困难是全球性的。”庄聪生补充道,只是在我国集中显现在民企身上,有关部门只要能稳政策、稳导向、稳舆论,把现有的政策落实、落地、落细,提高政策的含金量和企业获得感,相信企业家们一定能增强信心。


关于我们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